信德海事网-专业海事信息咨询服务平台

2021年上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成

图片

图片来源:JOC

本文选取2021年1月至6月间,美国巡回上诉法院系统二审审理的七个海商海事案件作为审视对象以供读者参考,进而管窥美国海商海事司法的最新发展情况。其中较为重要的有两个判例,一个是Travelers Property Casualty Company of America v. Ocean Reef Charters LLC案,该案涉及了对美国联邦最高法院Wilburn Boat Co. v. Firearm’s Fund Ins. Co.,案所确立的对于海上保险保证制度法律适用规则的反思,其会否触发最高法院的重视以重新确定美国海上保险保证制度法律适用规则值得观察。另外一个则是Gilbert Sanchez v. Smart Fabricators of TEXAS, L.L.C.案,该案前后历经三次二审,结论反复,最终厘清“船员”同“港口码头工人”之间区别的判断标准,相关判决值得欢迎。

一、租约链条中刺穿公司面纱应当满足一定的必要条件

Pacific Gulf Shipping v. Vigorous Shipping & Trading案中,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重申了以下观点:主张刺穿公司面纱的一方想要成功达成其目的,必须证明:(1)控制公司/实体对从属公司实施绝对控制,以至于从属公司不具有独立的公司利益(the controlling corporate entity exercise[s] total domination of the subservient corporation, to the extent that the subservient corporation manifests no separate corporate interests of its own);(2)将从属公司认定为独立实体将产生不公正的结果(injustice will result from recognizing [the subservient entity] as a separate entity);(3)控制实体具有欺诈的初衷或者意图逃避法定或合同义务(the controlling entity had a fraudulent intent or an intent to circumvent statutory or contractual obligations)。在租约链条中,这些条件也需要满足。

从本案中Pacific Gulf Shipping在多法域对实际控制主体Blue Wall公司展开的诉讼行动结果来看,在租约链条中刺穿公司面纱并不容易。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不同的巡回上诉法院对此议题掌握的标准并不完全一致(这植根于美国公司法联邦主义的法律传统),有的偏宽松一些,满足实际控制或者恶意欺诈中的一条就可以刺穿公司面纱(当然前提是会有不公平结果的出现),例如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再如第四巡回上诉法院在经典的DeWitt Truck Brokers v. W.Ray Flemmin案中表明欺诈也未必是重点,追责的重点在于权责一致而不在于刻意归责于试图欺诈的心理(the theory of liability under the 'instrumentality' doctrine does not rest upon intent to defraud);而有的则严格一些,如本案中的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刺穿公司面纱作为公司法领域中一个常说常新的议题,如何在海商法中进行实际运用,值得保持关注。

二、被保险人违反海上保险合同保证内容的法律后果应当由州法律确定

在Travelers Property Casualty Company of America v. Ocean Reef Charters LLC案中,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针对美国海商法下违反海上保险合同保证内容的法律后果及其法律适用规则进行了研判。根据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先例Wilburn Boat Co. v. Firearm’s Fund Ins. Co.,案的结论,除非联邦法律就某一项具体的保证内容确立了统一的调整规则,则应当适用州法律。根据各巡回上诉法院的实践,被保险人违反航区限制保证以及船舶适航保证这两种情况的法律后果是使其丧失承保,而无论此种违反是否同事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这是由联邦法律确立的统一调整规则。在本案中,涉及船长保证和船员保证的内容,联邦法律并不存在统一的调整规则,因此本案应当适用佛罗里达州的法律,而不是联邦海商法。尽管Wilburn Boat案的结论饱受批评,损害了美国海上保险法的统一性,但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明确该案仍然有效,因为只有最高法院才有权力推翻其过往判决。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在本案中所采取的细分海上保险保证的内容和种类的处理路径的确是不得已而为之。在本案判决的结论部分,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也希望通过本案的审判引起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介入,以明确今时今日其对于Wilburn Boat案判决的态度(maybe, just maybe, this case will prove tempting enough for the Supreme Court to wade in and let us know what it thinks of Wilburn Boat today)。

三、(海上)保险合同的目的是承保

在Playa Vista Conroe v. Insurance Company of the West 案中,由于多份保险文件中对于“洪水”的定义不同,导致被保险人和保险人对于内河船舶在哈维飓风导致的洪水中毁损的事故,是否属于承保风险产生了不同理解。而第五巡回上诉法院认为,措辞模糊的保险合同应当采取对保险人的逆利益解释原则,特别是在法院处理除外责任条款和限制责任条款的时候。法院应当推定保险合同的目的是承保,除非合同措辞有相反约定,法院不应在解释保险合同时打破此种目的(Ambiguous insurance contracts will be interpreted against the insurer. The policy of strict construction against the insurer is especially strong when the court is dealing with exceptions and words of limitation. [W]e must presume that the objective of the insurance contract is to insure, and we should not construe the policy to defeat that objective unless the language requires it)。但需要说明的是,逆利益解释原则的适用应当是在文义解释等解释方法穷尽之后才去采用的解释路径。

四、LHWCA(《装卸工人及港口工人赔偿法》)项下可以支持律师费用迟延支付的利息

在Ladonna Seachris v. Brady-Hamilton Stevedore Company案中,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就港口及码头工人向装卸公司索赔案件中律师费用及利息等议题做出了判决。第一,律师费用的计算应当根据提供了相似服务的同等水平、经验和声誉的律师的市场收费价格来确定(in line with the prevailing rate in the community for similar services by lawyers of comparable skill, experience, and reputation),不存在海事人身伤亡索赔案件(如LHWCA项下)律师费率必然低于商业案件律师费率的规则;第二,LHWCA项下可以支持律师费用迟延支付的利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明确了在少数的情况下可以支持迟延支付律师费用的利息,只要其“包括了非同寻常的开支以及诉讼程序被未可预料地拖延”(“[A]n enhancement may be appropriate if the attorney’s performance includes an extraordinary outlay of expenses and the litigation is exceptionally protracted. . . .)。

五、同船舶具有实质性联系方可构成“船员”

在Gilbert Sanchez v. Smart Fabricators of TEXAS, L.L.C.案中,经过前后三次审理,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最终认定钻井平台工人,本案原告/上诉人Sanchez不具有船员地位。判定一个工作者是否是“船员”,其是否面临“海上风险”仅仅是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而非唯一因素,甚至也不是首要因素。具体的判断标准还应当考虑以下因素:

(1) 工作者同船舶之间是否存在真正的依附,而非仅仅是岸基雇员?(Does the worker owe his allegiance to the vessel, rather than simply to a shoreside employer?)

(2) 相关工作是否属于海基性质或涉及远洋活动?(Is the work sea-based or involve seagoing activity?)

(3) (a) 工作者分派的涉及船舶的工作是否局限于一项独立的任务而后不再与船舶的目的相关,或者(Is the worker’s assignment to a vessel limited to performance of a discrete task after which the worker’s connection to the vessel ends, or)

(3) (b) 工作者分派的工作任务是否包括随船从一港航行至另一港或从一地航行至另一地?(Does the worker’s assignment include sailing with the vessel from port to port or location to location?)

应当说本案的判决结果起到了拨乱反正的作用,对于明确“船员”和“港口码头工人”的分野具有一定的价值,该判决值得欢迎。

六、本诉相关方的让步妥协可以阻却第三人诉讼的提起

第一巡回上诉法院在Afunday Charters,Inc. v. Spencer Yachts,Inc.,案中认定,如果在本诉中相关方做出妥协让步,以相应减少/限制根据《美国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14条第三人诉讼中原告(本诉被告)可能承担的责任,那么第三人诉讼可以被驳回。同时,在第一巡回上诉法院看来,区分驳回第三人诉讼和迟延第三人诉讼的判决并没有实际意义。如果驳回第三人诉讼的裁决对第三人诉讼原告会产生任何不公平的情况,法院仍然可以在“正义所需”(when justice as requires)的限度内进行修正。

根据《美国联邦民事诉讼规则》Rule 14 C款(1)项的规定,在海事诉讼中(不包括一般民事诉讼),被告可以要求有责任的第三方直接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as a third-party plaintiff, bring in a third-party defendant who may be wholly or partly liable—either to the plaintiff or to the third-party plaintiff— for remedyover, contribution, or otherwise on account of the same transaction,occurrence, or series of transactions or occurrences),这类似于直接诉讼,不过不是由原告,而是由被告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而提起。

七、钻井平台工人上班途中受伤受《赔偿法》保护

美国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在Owensby & Kritikos, Incorporated v. Director, Office of Workers’ Compensation Programs and James Boudreaux案中认定,钻井平台工人James Boudreaux在从家中前往钻井平台的交通点路途中遭遇车祸受伤,可以得到《赔偿法》的保护,获得相应赔偿。因为James Boudreaux的受伤发生在其雇佣的过程和范围内(in the course and scope),其工作同钻井平台上的操作直接相关,根据联邦最高法院Pacific Operators Offshore, LLP v. Valladolid案确立的“实质性联系”(substantial-nexus test)标准,James Boudreaux的诉求完全成立,可以适用《赔偿法》。

图片

热门推荐
  • 船员因船舶不适航发生伤亡,是否有权得

      船员因船舶不适航发生伤亡,是否有权得到惩罚性赔偿?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给出最终答案 2019年6月2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就......

    06-30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美国港口:码头工人巨额索赔,“船方”

      美国法下船方对码头装卸工人的责任标准 船舶前往美国港口进行装卸作业,船方经常面临的一大难题就是如何应对来自码头......

    08-05    来源: 王彦斌

    分享
  • 2019年上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

      2019年已经过半,笔者特将2019年7月1日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及相关巡回上诉法院审理判决的部分典型海商海事案件中的司法......

    07-06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美国海商法:保赔(P&I)保险承保范围

      海上运输作业过程中发生的事故或意外是否属于保赔保险(PI)的承保范围是海上保险领域常见的争议种类之一。由于海上保......

    07-30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美国海商法:装卸工人在船上摔伤,船方

      美国海商法:装卸工人索赔案件中船方的风险提示义务 2020年5月13日,美国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对Anthony Troutman v. Seaboard Mari......

    05-25    来源:王彦斌 信德海事

    分享
  • 2019年下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

      2019年下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成 本文收集了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之间出炉的四个美国联邦法院系统(上诉......

    01-12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旅客在邮轮上被躺椅绊倒受伤,邮轮公司

      邮轮公司对旅客人身伤害索赔的责任简评美国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卡罗尔诉嘉年华公司案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年,邮轮成为......

    04-18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美国海商法:如何理解“船舶必需品”(

      由于美国海商法的独特规定(主要指《商业票据和船舶优先权法案》,Commercial Instruments and Maritime Liens Act,46 U.S.C. 3130131343,......

    06-26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3岁小孩从嘉年华邮轮甲板上摔落,邮轮公

      美国海商法:从埃米诉嘉年华公司案看新冠疫情下旅客对邮轮公司的索赔路径 2020年6月16日,美国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对Eli......

    07-09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2020年上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

      2020年上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成 2020年已经过半,笔者特将2020年7月1日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及各巡回上诉法院审......

    07-22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