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德海事网-专业海事信息咨询服务平台

旅客在邮轮上被躺椅绊倒受伤,邮轮公司该不该赔!?

邮轮公司对旅客人身伤害索赔的责任——简评美国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卡罗尔诉嘉年华公司案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年,邮轮成为了疫病传播的重灾区,特别是嘉年华集团旗下“钻石公主号”事件更是成为了全球瞩目的焦点。嘉年华集团以及邮轮行业本身也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事实上,即便在岁月静好的日常营运中,邮轮行业也经常面临着来自旅客和船员的索赔;特别是在美国法下,索赔邮轮公司的案件并不鲜见。本期通讯我们就以美国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在2020年4月15日审结的一起涉及嘉年华公司的邮轮诉讼案件:Elaine Carroll v.Carnival Corporation(No. 17-13602)案作为研究对象,并进行简要评述。

一、案情简介

2015年3月,Carroll夫人和她的丈夫作为旅客搭乘嘉年华公司所属的Carnival Pride轮度假。登轮后的第一天,夫妇二人打算前往邮轮第11层甲板的一家餐厅用餐。这家餐厅的玻璃外墙被设计成弧形,沿玻璃外墙还摆放了一排躺椅。为了进入餐厅就餐,食客必须通过邮轮栏杆和躺椅之间构成的狭长走道。在走道开始的位置,Carroll夫妇还可以并排行进;随后走道变窄,Carroll夫人只得亦步亦趋跟随在她丈夫身后;在行进过程中,Carroll夫人的右脚被躺椅腿儿挂住,导致其摔倒并受伤。随后,Carroll夫人以嘉年华集团存在疏忽为理由提出索赔,其疏于管理造成了危险状况的持续(Carnival negligently maintained a dangerous condition):躺椅的存在造成了走道过于狭窄,使得其不得不跟随在后面行走,进而阻挡视线摔倒;同时,邮轮公司并未向旅客提示危险的存在。Carroll夫人的主张也得到了专家证人的支持,有专家证人认为该走道确实是不安全的,并且低于行业标准。

嘉年华公司则认为躺椅的存在并不构成危险状况;即使构成,邮轮公司也不负有提示危险的义务。原因有二,其一,餐厅玻璃外墙、栏杆以及躺椅构成的空间结构是公开且肉眼可见的(the condition was open and obvious);其二,邮轮公司并不知晓危害(Carnival lacked notice of the hazard)。

有关争议进入到佛罗里达联邦南区法院。一审法院支持了船东嘉年华公司的观点,认定邮轮公司无义务提示Carroll夫人危险的存在,因为有关状况是公开且肉眼可见的。也因于此,无必要进一步讨论邮轮公司是否确实或者还是推定注意到了风险(The district court stated that, because thecondition was open and obvious, it did not need to reach whether Carnival hadactual or constructive notice of the risk-creating condition)。法院同时认为邮轮公司确实不知晓危险的存在。

Carroll夫人不服一审判决,向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了上诉。上诉法院最终支持了Carroll夫人的诉求。

二、上诉法院意见

二审上诉法院的分析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

1 法律适用 

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认为,本案是一个海事侵权案件,应当适用联邦海商法。Carroll夫人的索赔要想成立,必须证明以下四点:第一,嘉年华公司有义务保护其免受特定伤害(Carnival had a duty to protect her from aparticular injury);第二,嘉年华公司违反了此项义务(Carnival breached that duty);第三,该项义务的违反与Carroll夫人受伤之间存在因果关系(the breach actually and proximately caused herinjury);第四,Carroll夫人确实遭受了损害(she suffered actual harm)。

2 “合理人”标准

邮轮经营者仅仅对那些已知的并且不公开和非明显可见的危险承担提示义务(An operator of a cruise ship has a duty to warnonly of known dangers that are not open and obvious)。那么如何去判定何谓“公开且明显可见”的危险?按照一般侵权法的标准应当适用“合理人”(reasonable person)标准。这一标准已经在美国判例法中确立起来,而在本案中的问题是:本案情形下一个合理人是否会观察到躺椅腿儿并注意到狭窄的走道的危险。一审中,地区法院在认定重要事实的过程中并未采信有利于Carroll夫人的事实,例如其视线确实被阻挡,但地区法院却忽略了这个事实。因此,在本案的情形下,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认为一个合理人确实难以察觉到躺椅腿儿对于走道上行进路线可能造成的阻碍。本案中的危险并非“公开且明显可见”的。

3 邮轮经营者的警示义务

 地区法院认为危险状况是“公开且明显可见”的,因此嘉年华公司并不负有警示的义务;并且嘉年华公司也没有事先注意到相关风险。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认为地区法院在事实问题的认定上同样存在遗漏。

例如,根据Carroll夫人和一位邮轮雇员的证言,都证明当躺椅折叠平放时会令走道更加狭窄,因此嘉年华公司要求雇员将躺椅直立放置并派员巡视。这种证据,即邮轮采取了某种正确的防范措施就足以证明嘉年华公司已经注意到了相关风险(Evidence that a ship owner has taken correctiveaction can establish notice of a dangerous or defective condition)。面对第11层甲板两名邮轮雇员存在冲突的证言(一人说躺椅可以直立放置也可以折叠平放;一人说躺椅折叠平放就会阻挡走道),一审法院只采信一方的说法而做出判决并不合适。邮轮的助理首席安全员更是证实,旅客有时候会移动躺椅且不会将其放回原位,这会造成“不安全”,因此在此区域采取措施消除安全隐患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

上述事实表明嘉年华公司已经采取了正确的防范措施,例如确保躺椅位于一排和/或令其处于直立放置状态,并派员工巡视保证躺椅不阻挡走道。这说明有关区域的危险对于嘉年华公司来说是一种已知危险(known danger)。凭借这一结论,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认为就足以推翻一审法院的判决。

总之,在本案中,嘉年华公司负有向旅客提示危险的义务。

4 (海事)疏于维护管理的责任

在以上论述的基础上,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进一步分析认为,即使有关危险是肉眼明显可见的,嘉年华公司仍然可能需要承担疏于维护管理造成危险状态持续的责任(Carnival may still be liable for maintaining adangerous condition even if the danger was obvious)。

根据诸多判例(如Guevara v. NCL (Bahamas) Ltd案)的结论和海商法专业著作(如Admiralty & Maritime Law § 5:11 (6th ed. 2018))的观点,如果危险状态是公开并且明显可见的,那么(邮轮公司)可以豁免未能提示危险的责任(The open and obvious nature of a dangerouscondition negates liability for failure to warn)。但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尚未有案例涉及这种公开且明显的危险是否可以消除这种(海事)疏于维护管理的责任。因为国会也并未涉及该议题的讨论,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只能从一般侵权法原则中寻找解决问题的思路。

按照《第三次侵权法重述》的观点,对于公开且明显的危险,如果可以预见到危害,土地所有者也负有合理的管看义务(a duty of reasonable care on possessors of land)。《第二次侵权法重述》也持同样的态度;但《第三次侵权法重述》明确区分了疏于维护管理的责任(negligent maintenance claims)和未能警示的责任(failure to warn claims):对于公开且明显的危险,义务人不必须履行警示或提示危险的义务,但如果疏于维护管理,则其仍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认为,《第三次侵权法重述》的上述观点同海事侵权的原则并无矛盾(the approach of the Third Restatement of Torts isconsistent with maritime tort principles),在海商海事案件中同样可以适用相关规则。同时,按照最高法院Kermarec v. Compagnie Generale Transatlantique, 358U.S. (1959)案,在最终的责任分配上,应当适用比例过失或过失相抵(comparative negligence)的原则,而非共同过失(contributory negeligence)原则。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在Arthur v. Flota Mercante Gran Centro AmericanaS.A., 487 F.2d 561 (5th Cir. 1973)案中也采用过这样的处理思路。尽管该案被引用较少,但也是具有约束力的先例(Though Arthur is not often cited for thisprinciple, it constitutes binding precedent and demonstrates that the open andobvious nature of a dangerous condition does not bar a claim against ashipowner for negligent failure to maintain safe premises)。

因此,本案中即使有关危险是肉眼明显可见的,Carroll夫人仍然有权向嘉年华公司提出索赔。

综上,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认为嘉年华公司对于低于行业标准的不安全走道疏于管理(Carnival negligently maintained an unsafe walkwaythat fell below industry standards),推翻佛罗里达联邦南区法院的判决,发回重审。

三、简评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由于众多国际知名邮轮公司均在佛罗里达(号称“世界邮轮之都”)设立机构或将其作为主要经营地点,使得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成为美国联邦法院系统中审理涉及邮轮案件最多的上诉法院,诸如皇家加勒比、嘉年华、挪威邮轮等国际知名邮轮巨头常年为其座上客,因此其积累的相关判例资源最为丰富。有关美国法下管辖权的确立议题,可参见笔者2019年撰写的文章:《意大利旅客起诉利比里亚邮轮公司,为什么美国法院有管辖权?》。

续上,对于“合理人”标准、如何判定风险是明显可见的等议题的探讨,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已经形成了非常成熟的判断和适用标准,特别是在未出版(unpublished)案件中,其对有关的司法观点已经反复进行了说明。

最后,就本案而言,其探讨的议题不仅仅局限在涉及邮轮的纠纷,也包括了更广泛的海事侵权和一般民事侵权议题。例如,其也探讨了本案部分结论(危险明显可见时,邮轮也承担疏于维护管理的责任,当然这是一个比例过失)是否适用于LWHCA项下港口和码头装卸工人针对船东的索赔(在判决的脚注部分,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给出了肯定的结论)。对此议题,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考笔者撰写的《美国法下船方对码头装卸工人的责任标准》一文。而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的这一倾向性意见也值得船东方面加以关注。

而本案判决中在对一般民事侵权议题的讨论中,也是引用《侵权法重述》来作为审理海事侵权案件的思路来源。但需要注意的是,不同于合同领域,在侵权法范畴,海事侵权同一般民事侵权的处理仍然是有相当区别的。例如在美国最高法院2019年审理的Air & Liquid System Corp.案中,最高法院并不准备将有关标准适用于一般民事侵权领域(the Court expressly states that it does not purportto define the proper tort rule outside of the maritime context)。关于该案的情况,读者可参考笔者撰写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船舶装备制造商警示义务的含义做出最新判决》一文。

信德海事网,专业海事信息、咨询、服务平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信德海事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内容和图片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投稿或联系信德海事:

media@xindemarine.com

热门推荐
  • 船员因船舶不适航发生伤亡,是否有权得

      船员因船舶不适航发生伤亡,是否有权得到惩罚性赔偿?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给出最终答案 2019年6月2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就......

    06-30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2019年上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

      2019年已经过半,笔者特将2019年7月1日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及相关巡回上诉法院审理判决的部分典型海商海事案件中的司法......

    07-06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美国港口:码头工人巨额索赔,“船方”

      美国法下船方对码头装卸工人的责任标准 船舶前往美国港口进行装卸作业,船方经常面临的一大难题就是如何应对来自码头......

    08-05    来源: 王彦斌

    分享
  • 2019年下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

      2019年下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成 本文收集了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之间出炉的四个美国联邦法院系统(上诉......

    01-12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美国海商法:装卸工人在船上摔伤,船方

      美国海商法:装卸工人索赔案件中船方的风险提示义务 2020年5月13日,美国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对Anthony Troutman v. Seaboard Mari......

    05-25    来源:王彦斌 信德海事

    分享
  • 美国海商法:如何理解“船舶必需品”(

      由于美国海商法的独特规定(主要指《商业票据和船舶优先权法案》,Commercial Instruments and Maritime Liens Act,46 U.S.C. 3130131343,......

    06-26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旅客在邮轮上被躺椅绊倒受伤,邮轮公司

      邮轮公司对旅客人身伤害索赔的责任简评美国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卡罗尔诉嘉年华公司案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年,邮轮成为......

    04-18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3岁小孩从嘉年华邮轮甲板上摔落,邮轮公

      美国海商法:从埃米诉嘉年华公司案看新冠疫情下旅客对邮轮公司的索赔路径 2020年6月16日,美国第十一巡回上诉法院对Eli......

    07-09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美国海商法:保赔(P&I)保险承保范围

      海上运输作业过程中发生的事故或意外是否属于保赔保险(PI)的承保范围是海上保险领域常见的争议种类之一。由于海上保......

    07-30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2020年上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

      2020年上半年美国海商海事案件司法观点集成 2020年已经过半,笔者特将2020年7月1日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及各巡回上诉法院审......

    07-22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