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德海事网-专业海事信息咨询服务平台

减值损失上100亿美元,更多海上钻井平台运营商面临破产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的影响,海上钻井市场的减值损失达到了100亿美元,这进一步的造成海上钻井运营商股价大幅下跌,更有多家公司因此而破产倒闭。但目前情况并没有好转,未来或将有更多的钻井公司申请破产。

市场低迷

2019整年,油价保持相对稳定,维持在每桶60美元至80美元之间。今年布伦特原油价格从1月每桶63美元,一路下挫,跌至4月中旬,每桶仅为21美元左右。

2014年石油价格暴跌标志着海工市场低迷和衰退的开始。在2016年至2018年之间,石油价格缓慢上涨并在2018年底达到峰值。但是,本阶段油价上涨并未转化为海工领域的复苏和资产的上涨。

受新冠肺炎的影响,石油巨头削减了资本支出并减少了勘探和生产活动。钻探船和半潜式钻井平台的合同被取消,重新协商,有些甚至终止。这给移动钻井平台(MODU)所有者带来了更大的财务压力,在某些情况下,所有者被迫出售闲置多时的不良资产。

2020年,钻井市场损失巨大,股价大幅跳水,资产减值达数十亿美元。

由于现代化优质资产以拆船价出售对资产价值产生了明显的压力,下图所示的的疫情前后曲线反映了价值的折旧曲线受到这些市场中拆船交易的影响。

据分析公司Kepler Cheuvreux估计,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全球最大的13家钻井平台公司迄今为止已经使其船队价值缩水了100亿美元。

更为糟糕的事,股票分析师马格努斯·奥尔斯维克(Magnus Olsvik)还表示,这样的损失还不太可能就此结束。他指出,到目前为止,这些减值损失仅占这些公司旗下船队书面总价值的十分之一,目前这些公司钻井平台船队的资产总规模大约为900亿美元。

因此,这位分析师表示,今年整体或将录得更大的减值的损失。

Olsvik表示:“实际价值可能要低得多,所以我们预计会有更多的损失。”不过他拒绝给出具体的数字。

Olsvik补充道,与航运市场不同,就钻井市场而言,钻井的流动性并不是很强。

“因为目前没有交易可以作为这些资产的价格参考基础。所以很难确定这些钻井平台的实际价值。”

钻井运营商Valaris总计就在今年上半年计入了36亿美元的减值损失。

挪威船王约翰·弗雷德里克森(John Fredriksen)旗下的的Seadrill 和 马士基家族旗下 A.P. Moller Holding控制的Maersk Drilling公司在2020年也已经计入了数十亿美元的减值损失。

Olsvik说:“今年上半年,包括Maersk Drilling在内,一些公司的钻井平台船队价值缩水了30%以上,而其他公司的损失在零到10%之间。”

这位分析师指出,Seadrill是一家最终可能会进一步录得减损的公司。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Diamond Offshore、Valaris和Noble Corp。

更多公司或将申请破产

Fearnley Securities分析师古斯塔夫•阿姆勒(Gustaf Amle)表示也不会对该行业出现更多减损感到意外。其表示,“该行业多年来一直面临巨大压力。”

随着油价大幅下跌和石油公司投资项目减少,今年春季开始的最新一轮低迷迫使几家钻井平台运营商推出了破产重组计划,以处理自己的债务。

比如上文所述的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Noble Corp和最近的Valaris都已经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

 Fearnley分析师预计,更多的公司可能会走上同样的道路。

Amlé就表示,“我认为,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我们至少会再看到两个钻井平台运营商申请破产保护。比如Seadrill目前就面临巨大的问题,此外Pacific Drilling 也可能在今年年底前进入破产程序。”

Olsvik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Pacific Drilling 和 Seadrill 将可能紧随其后。”

本周一,Seadrill在对几位债券持有人的回应中表示,该公司认为进入美国破产法第11章或所谓的百慕大安排是恢复财务秩序的可能性之一。

行业需要迎来整并

分析人士和利益相关者认为,目前钻井行业需要减少市场参与者,因为现有参与者的巨额债务阻碍了并购的努力。

“这是我们已经看到的主要障碍之一,”Amle说。

Maersk Drilling 首席执行官Jørn Madsen近日也表示,他希望看在2021年将出现“该行业的新局面”,届时该领域的钻井设备将会减少,市场参与者也会减少。

Jørn Madsen表示,Maersk Drilling本身也准备参与该行业的重组,“当然了重组会有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收购就是其中选项之一”。

Fearnley的Amle表示,这些重组最终可能导致合并和收购。

其表示,“行业整合和债务削减肯定会导致更多的平台被报废,这将相应的减少供应。”此外,大公司将控制很大一部分船队,这将使他们有能力推高资产价格。

不过,该分析师同时也表示,大规模合并似乎要等到未来某个时候才会发生,或许要等到2021年。“目前钻井平台市场还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因为需求方面还不存在,我们不知道重组到底会如何进行。”

信德海事网,专业海事信息、咨询、服务平台!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信德海事网无关。信德海事网仅转载,免费分享给大家,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内容和图片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因此而产生的法律纠纷,与信德海事网无关。如涉及侵权等相关事宜,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或联系信德海事:

media@xindemarine.com

热门推荐
  • 近期与中国企业相关的美国对伊朗制裁发

      一、OFAC解除对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有限公司的制裁 根据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管控办公室(Office of Oversea Assets Control, OFAC)......

    02-04    来源:伯宁律师事务所

    分享
  • 海工巨头McDermott 2019年订单激增的背后

      2019年上半年,全球海工承包商McDermott订单激增,多个海工领域,全球多个市场同时开花,半年时间内落地了十多个或大或小......

    07-12    来源:SinorigOffshore

    分享
  • BCI再次跌成负数,船东“吐血”经营,干

      主要受新冠疫情对世界经济以及航运需求的冲击,干散货航运市场正遭遇严重负面影响。 波交所在昨天的每日报告中介绍到......

    05-15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新加坡大油商及Ocean Tankers申请破产保护

      信德海事网最新获悉,援引彭博社和金融时报最新消息,新加坡大油商,知名油轮船东Ocean Tanker和船舶燃油加注公司Ocean Bu......

    04-19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数据】2019全球、中国LNG出口、航运、港

      2019年全球液化LNG主要指标 ※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将液化天然气作为取代石油和煤炭的能源,推动了需求的增长。同时伴随着......

    01-16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UNCTAD 2019全球海运报告

      年年难过年年过 UNCTAD 2019全球海运报告 前文提到,伦敦仍然是国际航运服务和法律的中心,且是国际海事组织所在地,奠定......

    11-04    来源:禾风物语 Serendipity

    分享
  • 低调中快速发展的公司Oldendorff是如何运营

      给您讲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不管市场好不好,都在赚钱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依然是信德海事网此前多次介绍过......

    05-09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TechnipFMC 合并3年

      国际海工巨头TechnipFMC已经决定将公司的上游和中下游业务分离开。拆分后将产生两家独立公司,分别是RemainCo和SpinCo。Remai......

    08-30    来源:SinorigOffshore

    分享
  • 韩国釜山港发生一起集装箱船舶碰撞事件

      信德海事网3月2日消息,当地时间3月2日0800左右,韩国釜山港发生一起集装箱船舶碰撞事件。 涉事船舶为一艘5000TEU名为SAFM......

    03-03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46亿美元重磅交易,DSV收购Panalpina

      信德海事网愚人节重磅消息,国际货运集团DSVA/S和Panalpina Welt transport Holding AG共同宣布,DSV正式收购Panalpina,一个新的物流巨......

    04-01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