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德海事网-专业海事信息咨询服务平台

纪念一位老船长,一位真正的航海人!

天边的火苗

“老船长走了!”

  消息突然,但我还是很快就接受了。谁不会走呢?总是面朝大海极目远眺的老船长也不例外。

  年轻时我曾跟着老船长去航海,到过世界许多地方。当年航海技术正处于转型阶段,他算得上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航海人,汪洋之中航海者主要借助于观测天体来明确自身的地理位置,靠近了岸才有灯塔。

  其实,当时西方大国的卫星导航系统已经完成组网,船上也装有卫星定位仪,像第一代电视机,笨重不说还不灵光,那都是因为卫星信号开放给民用航海的只是很少的一丁点,有时半天都冒不出一个船位来,让人着急。对此,老船长嗤之以鼻,笑那大国看似土财主,却无比吝啬。为了生动表达,他会特地用拇指掐出一小截的小指尖。

  老船长坚信无论何时何地自己得有一套过硬的功夫,大海之上他的六分仪可在数分钟之内卡出准确的太阳高位与方位。作为老航海,他特别信灯塔,也爱灯塔。每每接近海岸,他都会端着望远镜循着陆地的方向不停地搜寻灯塔,如同海边的岩石上正站着他的亲人似的,只有真切地望见了,那漂泊的心才会安定下来。

  老船长是一个有故事且善于讲述的人。水手们都说他心中装着一把缩放尺,平常琐事,经他适度缩放和合理增减便趣味盎然。老船长特别用心搜集与灯塔相关的掌故,每一座灯塔背后所承载的故事,或苍凉或悲壮,或委婉或缠绵,或冷峻或温馨都是一曲动人的歌。

  船过了苏伊士运河就到达亚历山大港,那里总会勾起老船长的追思。他指着尼罗河的出海口告诉我,早在两千多年前,智慧的埃及人就在那里构筑过一座灯塔,高出百米。漫长的岁月里,那座灯塔曾经照亮过半个地中海。那是地球上最早的灯塔,与金字塔齐名。

  关于那座灯塔,老船长还有更多演绎。他说当年因为没有灯塔,国王接亲的船队偏离了航线驶向礁石,海难发生了,王妃的遗体被捞上岸时朱颜依旧,年轻的国王是含着巨大的悲痛修那灯塔的。

  我们航经台湾最南端,老船长说那里叫鹅銮鼻,一处名为七星岩的暗礁就藏匿在海角的东南方,不熟悉水路的船只常在那里触礁沉没,直到建了灯塔,那片海才得以平安。

  老船长提及的鹅銮鼻灯塔,故事发生在清同治初年,一艘美国商船从汕头开往日本,中途遇到暴风迷失了方向,漂至七星岩附近触礁沉没。全体船员好不容易游至岸边,却因全是红毛,原住民误认为是海怪,通通杀掉。包括船长和他的夫人。无知酿就的悲剧让人心寒,美国政府对此十分气愤,要求清朝政府在该处建造灯塔。

  鹅銮鼻灯塔通体洁白,以挺立的身姿站立于山岗之上,沧海之滨。百年风雨里灯塔用不倦的眼神顾盼着无数的归帆,横渡太平洋的航海者,只要远远望见那座灯塔,便可确认自己已回到了亚洲。那灯塔也因此被航海家尊为:东亚之光。

  老船长还以时间为纵轴对灯塔的发展历程作阶梯式的归纳。

  早期的灯塔借助焚烧柴薪发光,烈焰冲天的景象固然壮观,但毕竟存在着持续性差的局限。后来发明了蜡烛,灯塔终于获得较为稳定的光源,假以镜面聚焦反射,灯塔实现了定向照射。直到今天,灯塔的亮度依然采用烛光作为计量单位。

  得益于人类对电灯的娴熟掌控,聪明的人们还通过不同的闪烁周期传达不同的航海信息,水手则可从一睁一闭中领会意图。老船长诗意地将通上电的灯塔比喻为不断向水手抛媚眼的女神,伫立潮头的灯塔坚毅而温暖。

  无线电技术让灯塔告别单纯的视觉导航时代,电波具备可见光所无法比拟的穿透力,从此海员不再因暴雨或浓雾而迷航。

  受限于地球球面的曲率,灯塔的光芒仅仅覆盖极为有限的海面。于是,人们通过提高灯塔的高度加以克服。灯芯每撑高一尺,光芒便得以向远方作相应的铺展,但这一踮高脚跟的做法,终究无法满足航海者迈向更广阔海洋的需要。于是,有人幻想着有一天能将灯塔架到天上去。果真如此,一盏灯就可以照耀半个地球!

  那一设想提出的百年后,人类终于在天幕上铆上自己的星星,那就是人造地球卫星。

  今天卫星导航系统成为大众离不开的定位工具,其工作原理来自古老的灯塔,初衷在于服务航海。灯塔脱胎于烽火台,如今又反哺给普天之下的行者。从这个意义上看,灯塔照耀的不仅是海上的水手,还有大地上的行旅。

  我国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投入运行的喜讯,老船长是从收音机里听到的,这让老人心旌飘扬得如同孩童一般,他自豪地说:“北斗这名字取得好,一个大国岂能依赖他人来明确自个儿的位置。”

  发明指南针的国度终于在浩瀚宇宙布设自己的天上灯塔,让我们时时刻刻免于迷惘。

  一生钟爱灯塔的老水手如今驾鹤西归,化作天边的火苗。

  远古时代,牵引祖先们走出洞穴的正是那跳跃于天际的火苗。我想,无论何时只要那火苗不灭,我们就没有理由停下前行的脚步。


作者简介
林梦奇,男,1964年1月出生,远洋船长,高工,大学文化,爱好写作和书法,曾在《福建海事》《厦门文艺》《莆田晚报》《集美风》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和杂文三十余篇。编撰航海题材著作多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信德海事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投稿或联系信德海事:

admin@xindemarine.com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纪念一位老船长,一位真正的航海人!

      天边的火苗 老船长走了! 消息突然,但我还是很快就接受了。谁不会走呢?总是面朝大海极目远眺的老船长也不例外。 年轻......

    01-20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2018年1月,海员薪酬指数发布

      中国(上海)国际海员薪酬指数 China Crews Remuneration index 上海航运交易所 2018-01-30 发布 注:基期为2016年第4季度,基期指数为......

    01-31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海员心理健康保护措施—“减压”图发布

      近年来,国际上相关的行业组织持续关注海员心理健康问题。 2018 年 1 月,船船东保赔协会( Shipowners Club )与国际海员福利......

    02-05    来源:未知

    分享
  • 刚刚,SANCHI轮发来一封E-mail

      来源:NITC公司,SANCHI轮所有海员的一位好友专程发给信德海事 厨房关上了,大厨也睡了。今天没有早餐了... 通知机舱,停车......

    01-16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泪别何友声院士!深切缅怀,走近他不平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著名的力学家、教育家,我国船舶原理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人、高速水动力学和......

    01-19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第一次过赤道的海员,经历过经历过equ

      船上的你,经历过equatortrick吗? 还记得第一次上船的时候,messman 问我,你是第一次上船吗?我回答是,哈哈,你会享受你的......

    01-11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震撼纪实】我的兄弟我的船

      在家里,他们是儿子,父亲和丈夫,在海上,他们是一群真正的男人。 谨以此片献给与同舟共济的兄弟们。 2018,新年快乐......

    01-04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能修飞机,能跑大船 退役海军航空老兵的

      黄海前进是一条重吊多功能运输船,也是退役军人张俊卫工作的第一条船。他说,作为海军服役16年的老兵,很惭愧居然没有......

    12-26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我的兄弟我的船

      我的兄弟我的船......

    01-03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海员的奇妙旅行】倚龙山轮奇幻的BRO

      嘿~好久不见。 还记得说好的航海之旅吗? 世界那么大,你想去看看吗? 作为一名海员,对于我们来说世界就那么大,每年......

    01-02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